產品 求購 供應 文章 問題

0431-81702023
光學名人
羅沛霖

羅沛霖,電子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電子信息工程專業主要創始人。自1956年以來,是我國主持制定多次電子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和指引推動新技術發展的主力,并作出了重要貢獻。主持建成我國首座大型電子元件工廠。指導過我國第一部超遠程雷達和第一代系列計算機啟動研制工作。對雷達檢測理論、計算機運算單元以及電機電器等有創造性發現。晚年致力于軟科學研究,屢有新見。

個人履歷

羅沛霖, 天津市人,籍貫浙江山陰(今紹興)。1935年畢業于國立交通大學(今上海交通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的前身)電機工程系。1952年獲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特別榮譽級哲學博士學位。1994年選聘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信息產業部高級工程師。1951年到1953年負責引進我國第一個大型綜合電子元件制造企業,并參與工廠設計,以后為建廠技術總負責人。多次參加主持編制國家科技規劃的電子學部分。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電信工程學院(現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創立了中國第一個電子信息工程專業),并主持我國第一部超遠程雷達和國產最早系列化電子計算機研制的技術工作及組織工作。對我國電子科學技術發展以及工業建設做出重要帶頭及奠基性貢獻。在學術與技術方面,對雷達、信息理論、電子電路、電子計算機邏輯設計、電機、電器、工藝評估方法學、經濟財政數理分析以及當代信息技術發展動向等有創造性成果。獲2000年度中國工程科學技術獎及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建會百年紀念獎。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終身會士。1980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2011年4月17日0時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

人物生平

羅沛霖,即羅霈霖,曾用名羅容思,1913年12月30日生于天津。父親羅朝漢是我國早期電信界知名的耆宿。他和羅沛霖的舅父孫洪伊在天津設立了天津電報學堂(1904-1934),這是我國北方最早培養電訊人員的場所。孫洪伊是天津早期的同盟會會員,曾任大元帥府(廣州)內務總長,對當年的國共合作作出過貢獻,1922年孫中山與李大釗的第一次會見就是在孫的上海寓所進行的。羅沛霖的母親孫云有《夢仙詩畫稿》行世。父親羅朝漢則以墨繪竹蘭石及文物鑒賞知名于北京。出生在這樣一個具有愛國思想和文化素養的知識分子家庭,使羅沛霖從小養成了好讀書善思考的習慣。他12歲進入天津南開中學。1931年同時考取了清華大學和交通大學。羅沛霖選擇了交通大學,進入電機工程系,1935年畢業。

青少年時代的羅沛霖面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烽火和反動統治下滿目瘡痍的中國大地,又受“五四”后思潮和家庭的影響,他從小不滿舊社會現狀,具有強烈的愛國心和正義感。當時也在交通大學讀書的好友。錢學森對他說:中國的政治問題不經過革命是不能解決的,光靠讀書救不了國。這幾句話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他一生的道路。

1935年自交通大學畢業后,羅沛霖在廣西南寧無線電工廠和上海中國無線電業公司參加大型無線電發射機等的設計研制工作。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發生,8月日軍進攻上海,12月南京陷落。在這民族危亡的關頭,羅沛霖認識到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在同學孫以德(友余)、周建南等的行動影響下,他奔赴革命圣地延安

當時在西安的林伯渠在征求李強的意見后,接見了他,并接受他去延安。1938年3月進入中央軍委第三局,在王諍和李強領導下工作。他參與創建了邊區第一個通信器材廠,即延安(鹽店子)通信材料廠,任工程師,主持技術和生產工作。

1939年,羅沛霖按黨組織決定來到重慶。在此后的九年中,歷任重慶上川實業公司、新機電公司、中國興業公司、重慶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中央無線電廠重慶分廠及天津無線電廠工程師、設計課課長等職。

從1939年到重慶,到1948年赴美留學,在當時的白色恐怖籠罩下,羅沛霖堅持參與地下黨所組織的各項活動,努力完成組織委派的任務。董必武決定他留在黨外做統一戰線工作,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徐冰的秘密領導下,和孫友余、周建南等創建了中國青年科學技術人員協進會,擔任干事。該協進會堅持了團結、抗戰與進步的方向,團結了百多位進步的青年科技人員,至皖南事變時被迫停止活動。1945年,毛澤東同志到重慶,在紅巖村接見了羅沛霖等三位原青年科技人員協進會的骨干人員,并勉勵他們多作知識分子的工作。隨后,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領導下,在原青年科技人員協進會的基礎上成立中國建社,聯合熱心民主建國的科技人員,合力發展科技事業,推進建國工作。羅沛霖是共同負責的三個常務干事之一。

1947年中,黨組織派孫友余向羅沛霖傳達:全國解放在即,新中國建設需要技術人才,黨組織決定你赴國外實習或留學。在錢學森的建議下,羅沛霖向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提出了入學申請。根據羅沛霖的科研業績反映出來的學識素養,加州理工學院建議他直攻博士學位。1948年9月,羅沛霖只身赴美,他隨身攜帶的僅是黨的地下組織資助的500美元。鑒于他的優異成績,學院給予他本學科最高的獎學金,授予他科爾學者的稱號。羅沛霖用了23 個月便完成了課程和論文,直接獲得加州理工學院的電工、物理和數學專業的特別榮譽銜(magna cum laude)哲學博士學位(1952 年授予),并當選為美國Sigma Xi榮譽會會員。

1948年留美同學中建立了留美科技人員協會。該協會對動員留美人員回國建設新中國起了重要作用。羅沛霖是該協會的積極活動分子,是加州理工學院支會的負責人。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錢學森與羅沛霖商量,決定同時返國。羅為此提前進行了博士學位論文答辨,婉謝了導師索倫森教授的挽留,堅持回國。錢學森則遭美政府迫害并被扣押,在5年后才得回國。1950年9月,羅沛霖回到北京。他考慮到自己是受黨培養的,結合自己的專長,應當為溝通學術界與產業界而努力。于是他放棄了錢三強建議他去中國科學院的機會而進入了當時正在組建中的電信工業局,任技術處長。1951-1953年,羅沛霖兩度獨自赴民主德國考察談判,負責組建我國第一個大型綜合電子元件聯合工廠,即華北無線電器材廠,并出任該廠總工程師兼第一副廠長。1955年兼任第二機械工業部第十局第十一研究所主任(所長)。1956年他被抽出參與討論并制訂“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的工作,任電子學組副組長。以后歷任第二機械工業部第十工業管理局及總局副總工程師,并曾兼任科研處處長和科技處處長。

1956年3月,經過近20年對共產主義理想的不懈追求,羅沛霖被批準加入中國共產黨。

1963年,第四機械工業部(電子工業部)成立,任科技司副司長。1964年,應古巴政府格瓦拉的要求,我國政府派遣羅沛霖等考察古巴電子和自動化行業,以協助古巴制定發展電子工業規劃。以羅沛霖為主提出了符合實際的方案,向周恩來總理及電子工業部領導匯報,獲得首肯。文化大革命’中,羅沛霖也受到無端的隔離審查。1969年7月,他被下放到河南葉縣干校勞動。1972 年,羅沛霖重返電子工業部,繼續任科技局副局長。1980年電子工業部成立科學技術委員會,羅沛霖任第一副主任。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曾任技術科學部常務委員,計算機學科組組長,電子學科組副組長。

他先后受聘為北京理工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桂林電子工業學院等校的名譽教授,北京大學兼職教授。他還兼任過云南大學教授和校務委員會副主任。

1988年,機械電子工業部成立后,受聘為科學技術咨詢委員會委員。1994年重建電子工業部后任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1994年,中國工程院成立,羅沛霖是創議人之一。他被選為院士和主席團成員。

羅沛霖是第-、二屆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三、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六、七屆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委員。近年來多次列傳于國際傳記中心(劍橋)、美國傳記學社(ABI),美國工學學會聯合會(AAES)及勃克(Bowker)多種名人錄,并被邀請受獎。

成就及榮譽

羅沛霖在抗日戰爭時期和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為抗戰和革命而工作,并且以刻苦學習在美取得優異成績。在回國以后,他以認真負責的態度,運用他在技術上寬廣深厚不斷擴展的知識和精到的見解,依靠更專門的人才,在本職工作中作出了出色的成績,為新中國的電子工業作出了奠基性和開拓性的貢獻。

信息電子技術發端于電信技術,二次大戰前后又覆蓋了雷達、電子計算機、電視等專業,基礎方面擴大很多,尤以微電子、光技術應用為重要。它的發展速度和影響不斷擴大,已成為當代新產業革命的基礎。羅沛霖以其敏感深思和博知多識,和正直坦爽、樂于助人的作風,無論在科學規劃中還是在學術活動中,都發揮了指導核心作用,成為全國20多年中在信息與電子這個總領域中進行評論和指引方向最富影響力的人之一。在1956年電子被明確為科學技術發展的重點和“文化大革命”結束,科技工作轉入正常的開始時期,社會特別需要評議,指引電子科技發展,他適時地作出了重要貢獻。

羅沛霖自1950年進入電信工業局以后,就參與電子工業的決策并負責技術發展。當時的當務之急是為抗美援朝提供骨干無線電臺。他以一半的時間駐廠指導設計和生產。

羅沛霖負責組建我國第一個大型綜合電子元件聯合工廠。該廠的主要技術設備是自東德引進的。計劃生產十幾類,幾乎包括當時所有品類的電子元件。由于產品的品種、工藝、原材料非常繁多、復雜,又要求原材料完全由國內自給,羅沛霖訪問了東德幾十個工廠、研究所等單位,虛心學習掌握每一種產品、工藝、材料的技術要點,與該國的技術人員合作設計,團結和領導我國科技人員,終于出色地建成了我國第一個大型電子元件工廠——華北無線電器材聯合廠,為我國電子工業的自力更生發展和生產配套電子設備打下了基礎。

1956年,在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的號召下,我國開始了向科學大進軍,并進行了通稱為‘十二年科學規劃’的工作。這肇始了中國科學技術發展史上的新時代。在這次工作會議中還認識了電子技術在當代世界上,在社會、經濟和科學技術全面發展中的劃時代意義,也是我國電子科學技發展的歷史轉折點。羅沛霖在這次會議中擔負了電子學組副組長,提供了‘發展電子學緊急措施’的建議書,還與教育部黃辛白共同擬出電子科學技術培養高等人才建立科系的五年規劃。在這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中他作出了重要貢獻。

1956年,他回到電子工業部領導機關后,針對學習蘇聯的重整機(即應用產品)輕基礎和建設工廠大而全的問題,向國家計委和電子工業領導,提出了加強元件、器件、材料、工藝、測試儀器、專用設備、教育和理論八項基礎和實行專業化的建議,對于電子工業以后逐步沿這個方向穩步前進起了極有意義的作用。

此后,羅沛霖多次參加了我國的科學技術規劃工作,探索電子科學技術發展的方向、方針和政策,把自己的見解貢獻給國家。1957年,他隨聶榮臻率領的政府級科學代表團訪問蘇聯,任電子學和通信顧問。1962年,參加全國科學技術規劃工作會議,任電子學組(第15組)組長。嗣后參與主持制定我國又一個十年科學技術規劃的工作。1973年,參加負責組織“文革”后期第一個包括軍事電子在內的技術發展規劃會議。1978年,國家科委電子科學技術專業組成立,他擔任副組長。

1957年,蘇聯成功地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宣布了空間時代的到來。美國立即改造了一部現役雷達,并成功地實現了對該衛星的觀測。與此同時,一個超遠程雷達觀測計劃也在中國開始執行。1958年,成立了包括羅沛霖在內的超遠程雷達計劃四人領導小組,由羅沛霖分工負責技術指導和組織協調工作。羅沛霖以其廣博精辟的見地,澄清了有關微弱信號檢測的基本概念。他從中國的實際出發,提出了‘門波積累’的思想,后來用于試驗雷達中,使中國成為繼美國之后成功地觀測到了月球的回波的國家。該項計劃迭經磨難,終于在南京電子技術研究所的努力下于70年代建成并服役于我國的衛星監測網。

1972年,羅沛霖從干校回來,看到“文化大革命”所帶來的損失,忘我地工作,以求挽回于萬一。1973-1975年期間,他具體組織和指導了我國最早的通用計算機系列-100系列和200系列計算機的研制工作。在推廣計算機的應用和培養軟件人員方面起了開拓性的作用。這些計算機在我國的導彈試驗和衛星發射中也起了核心作用。

羅沛霖主持電子工業標準和計量數十年,為保證產品質量作出了貢獻。撥亂反正以后,在國家的有關重要會議上,羅沛霖闡明應以服務于經濟發展為準則和必須從實際從技術發展來規范工作,而不是片面強調形式的合理,單純倚靠行政命令,也必須與國際主流相兼容,博得了充分肯定。以此獲選為中國標準協會和中國測試計量學會的副理事長。

我國電子工業從1950年成立電信工業局起,經歷了艱苦奮斗打基礎,到1963年起科技進步、生產發展形成工業體系的成長階段,以至1979年起步改革開放保軍轉民,全面為四個現代化服務,他作為工業領導機構中的主要技術人員之一,作出了重要貢獻。

以上所述是每一個領導機關技術工作負責人應該完成的工作,然而由于羅沛霖所具有的技術造詣和所具的思維方法標志了他的成就而得到肯定。

人物簡歷

1913年12月30日 出生于天津市。

1931年 天津南開中學畢業后入交通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前身)。

1935年 交通大學畢業,獲工學學士學位

1938年 延安,參與創建中共中央軍委三局的通信器材廠,任工程師。

1940-1948年 先后在重慶上川實業公司電機廠及機器廠、新機電公司、中國興業公司、中央無線電廠等任工程師,設計課課長等。

1948-1950年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進修和研究,獲電工、物理、數學專業特別榮譽銜哲學博士學位(1952授予)。

1950-1955年 任二機部十局技術處處長,創建華北無線電器材廠并出任第一副廠長兼總工程師,復兼二機部第十一研究所主任(所長)。

1956-1960年 任二機部十局副總工程師兼技術處處長等。

1961-1962年 任三機部十局副總工程師。

1963-1982年 任四機部科技司副司長。

1964-1993年 第3、4屆全國人大代表及第5至7屆全國政協委員。

1974年 開始在各校任名譽教授及兼職教授等,詳見正文。

1980-1988年 任電子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1986轉榮譽委員。

1988年-1993年 任機械電子工業部科技咨詢委員會委員。

1993年 離休。

1994年- 任電子工業部科技委委員。

2011年4月17日0時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

社會評價

羅沛霖終生以向實踐學習,向他人學習,向書本學習要求自己。他勤于學新、創新,把“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作為座右銘。自學的習慣幫助他至今不斷吸取新知識。他長期承擔著技術行政管理工作。但并不忘記利用暇時,做創造性工作。

在中學的幾年里,他課外廣泛閱讀各種書籍,包括文史地理、自然科學、工程技術諸方面。在初中時他就自己動手重復前人做過的許多電磁學實驗,還是一位少年無線電愛好者。在高中時,他先后自修了劍橋大學的物理教科書系列、中文的微積分、電機設計、內燃機原理等,閱讀了英文版的無線電書籍雜志和物理化學手冊。在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院的四年,他強調獨立思考,不循常規,不求高分,力求得到真知灼見。羅沛霖幾乎遍讀了大學圖書館中所有關于電信工程的雜志和書籍,并自修了一些新的物理學和數學。1933年大學三年級,羅沛霖志在電信專業,但卻選習了電力以擴大視野。這樣他兼有了電信、電力、電機的基本知識。以后又結合不同時期工作的需要,學習了機械、冶金、化工、管理等的知識。這反映了他博而不泛,專而不窄的學風。

1936年,他承擔當時高壓直流電源(供10kW廣播臺用)設計,創造了電源變壓器、聲頻變壓器和帶疊加直流的扼流圈的統一設計理論方法,在1941年中國工程師學會第十屆年會上宣讀,得到好評。

1938年,他在延安艱苦條件下,率先設計使用了波段開關,比蘇聯和大后方先走了一步。他研制了多種電子元件,并領導邊區通信器材廠技術人員生產了60多部7.5瓦電臺,支援了抗日戰爭。1942年,他在重慶主持設計與制造的車床,精度已和美國當時的SOUTHBEND車床接近。1944年,他創造了逆電流穩壓電路并作出了理論分析,論文發表在美國無線電工程師學會學報。這在當時國內工程界是罕見的,得到了薩本棟的肯定評價。

羅沛霖在大學學習時不很循規蹈矩。但到了加州理工學院后,因是為革命和建設新中國而學,而且學習環境是一流的,有名師教導,學習是非常刻苦的。他每周讀書、學習、研究、工作70幾個小時,經常學習到深夜,甚至天朦朦亮才睡。那時他已35歲,離開學校生活13年了,十二指腸潰瘍的病痛折磨著他,但他毫不氣餒。他以很少見的短時間直修完成學業,獲優異的博士學位。

他在美學習時,受當時高壓電工名家索倫森教授推薦,承擔了交流發電機理論研究,獨立發現并闡明了永磁激勵凸極交流發電機加載后電壓上升的異常現象,并給出了計算方法,得到實驗數據的驗證。

在抗美援朝時,發現蘇援骨干電臺性能、數量不能滿足部隊急需。自制報話臺,又只有束射功率管可用;而參照加拿大產品設計,采用聚束極調制,調制度低,通信距離短。采用了羅沛霖建議,改用柵極調制,解決了這個難題。柵極調制可達全幅調制,但難于調整,難保線性。又用了他創造的簡易激勵調整電路和配套的簡易調整方法,滿意地完成了任務。至后來自制五極發射管成功之前,供應前方以千臺計。

1962年,羅沛霖在中國電子學會首屆年會上宣讀了《雷達檢測理論的若干涵義》的論文。他率先用χ平方統計分布的原理,獨創性地指出了,“在目標呈現起伏時,非相干積累更優越,應與相干積累適當配合使用”的結論,這個見解在學術界起初引起了激烈的爭論,但很快得到了認同。事實上這是從另一個方向從理論上證明了頻率分集和頻率捷變抗目標起伏的機理,為開展新雷達體制的研究提供了理論基礎。

70年代,他主管系列化計算機項目時開始思考:計算機邏輯原理已十分完備,何以還要用筆算法設計運算單元?1979年,羅沛霖在《計算機技術》雜志上發表了他在計算技術方面的獨創性的論文:《直接及亞直接判決邏輯的多位加法器,或無進位鏈的加法器》,探討了加法邏輯速度的理論極限。1980年,在《中國科學》上(合作)發表了《超高速二進多位加法硬件算法》的論文。1987年,又提出了有關高速乘法器的論文,為此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資助,以期在高清晰度電視圖像的實時壓縮方面有所應用。

他在60年代就探討新產業革命的問題。早在80年代中期全國討論新產業革命以前,在1978年電子科學技術規劃會議(長沙)和1982年中國電子學會第三屆年會中心發言中,他都描畫了電子技術革命對社會的影響。近年來,他研究產業革命與文化發展的關系,引出印刷機導致文化產業革命和電子、光電子導致文化領域新產業革命的新概念。最近,他更進一步引出由于電子、光電子的發展,未來社會將是文化牽引經濟的歷史時期的新論點。特別是聯系到“信息高速公路”的討論,正在引起社會上的注意,他已發表了許多文章和講話,并在國外宣講,還被收入幾種重要的論文集。

羅沛霖對于科技新方向保持高度的敏感。除以上外,還可舉以下數端。1964年,他建議召開并主持了微型化會議,啟動了電子工業微型化和微電子的發展,在會上他預見到電子計算機不久可以放在口袋里。他對電子工業部門啟動計算機發展,也起了重要作用。他從干校回到本職工作后,又首先把電子計算機、微電子、光纖技術、光電子技術、雷達新技術、衛星通信等作為工作重點,起了重要促進作用。以后他又不失時機地指出微處理器、光纖、光盤是80年代發展電子的三個重要新因子。1987年他訪美期間,敏銳地注意到人工神經網絡這一重要新興學科,回國后即積極宣傳人工神經網絡與知識工程。1989年5月,他創導和主持了人工神經網絡座談會,這次座談會導致了國內八個一級學會聯合成立中國人工神經網絡籌備委員會。1990年,中國首屆神經網絡學術大會在北京召開,羅沛霖任大會主席。在國內產生了很大的反響。

羅沛霖把通信、電子、熱動力工程中的卷積積分和熱平衡等方法移植用于研究社會經濟問題、,財政問題,先后發表了《積累和消費之間的戰略決策的數理優化分析》(《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1980年1期),《用工程分析方法討論國家財政問題》(《世界經濟調研》,1982年7月),首次提出了把社會總消費和總積累從數理上聯系在一起的基本方程式,發現了全國財幣缺額恒等于消費市場缺額這一規律。

羅沛霖從當前中國實際出發,總結歐、美、蘇、日科技、經濟發展的歷史進程,研究了作為近代科學技術工業搖籃的西歐與后進趕先進的美、日的差別及其中的規律。他指出我國要重視基本科學還必須更加重視現場技術、基本技術和應用科學的發展。先后發表了學術性論證文章。第6屆全國政協委員茅以升、錢三強、徐馳、侯祥麟等83人簽名的“關于加強對第一線工程技術界的重視的意見”,他是創議者和起草人。他的觀點和學術論證表述在他在《科學學研究》1984年文章和1992年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大會的會議論文集中。

早日成立中國工程院是在工程技術界醞釀已久的一個議題。1993年5月由羅沛霖創議并起草了“應當早日成立中國工程與技術科學院”的建議書,由張光斗,王大珩、師昌緒、張維、侯祥麟、羅沛霖聯署上報,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的支持,使中國工程院終于在1994年6月成立,標志中國工程技術事業的新時期。羅沛霖當選為第一批院士,并被選入主席團。

個人作品

1 羅沛霖.功率變壓器及扼流圈的統一理論及設計方法.中國工程師學會第十屆學術會議(宣讀),1941.

2 羅沛霖.壓縮載頻無線電話體制的研究.中國電機工程師學會年會(宣讀),1943.

5 羅沛霖.雷達檢測理論的若干含義.中國電子學會第一屆年會,1962.

6 羅沛霖.科學技術與四個現代化。人民日報,1978-12-14.

7 羅沛霖.直接及亞直接邏輯判決的多位加法器.計算機技術,1979.

8 羅沛霖,王攻本.超高速二進多位加法硬件算法,中國科學,1980(7).

9 羅沛霖.積累與消費之間的戰略決策的數理優化分析.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1980(1).

10 羅沛霖.用工程分析方法討論國家財政問題.世界經濟調研,1982年7月.

11 羅沛霖.電子信息作業的九十九年.中國電子學會第三屆年會論文集,1982年10月.

12 羅沛霖.從科學技術體系的形成探討我國科學技術體制改革.科學學研究,1984(1).

13 羅沛霖,陳芳允等七人.電子學與計算機.見:中國大百科全書·電子學與計算機卷(第1版,1-17),孫俊人,羅沛霖,陳芳允,吳幾康主編.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6.

14 羅沛霖.試論“電子”的構成及其發展環境,兼及某些發展方向.中國電子學會第四屆年會論文集,1987年12月,北京.

15 羅沛霖.精神文明作業領域的偉大革命——十八世紀技術革命的續篇見:中國電子科學技術評論,羅沛霖,馮世章主編.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1990.

16 羅沛霖.前景廣闊的電子文化信息系統.中國電子報,1990-03-23.18 羅沛霖.跨入21世紀的先進文化信息技術系統.中國科技論壇,1992 (2);收入新華文摘,1992年9月;跨世紀的中國科技,周光召主編,南寧:廣西科技出版社,1992,12-19.

19 羅沛霖.科學技術環節的選擇.1992年學部委員大會論文集,轉載于中國科學報,1994-4-25.

20 羅沛霖.跨三個世紀的文化產業革命.經濟與信息,1993年5月.

21 張光斗,羅沛霖等(羅沛霖執筆).應當早日建立中國工程院,內部,1993 年5月;光明日報,1992-09-09;新華文摘,1992(11):178.

22 羅沛霖.文化消費產業革命與信息高速公路.新聞與傳播研究,1994 年4月.24 羅沛霖.先進的電子文化系統與文化領域新產業革命.見:世紀之交——與高科技大師對話,朱麗蘭主編.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5,55-60.

25 羅沛霖.多媒體與信息高速公路是新的文化領域產業革命的必經之路,第一屆全國多媒體與高速信息網絡大會(CMIN95)論文集(1995),收入中國科學技術文庫.

26 羅沛霖.對新產業革命的再探討——新產業革命帶我們進入文化牽引經濟的時代.中國工程院第2次院士大會論文集,1995.

27 羅沛霖.從發展歷史探討中國科技戰略。電子工業大生產技術研討會論文集,1996,轉載于生產技術與工藝管理,1996(3)


版權信息:長春市金龍光電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 聯系電話:0431-81702023 | 網站備案號:吉ICP備07002350號-1 | EMAIL:[email protected]
35选7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