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 求購 供應 文章 問題

0431-81702023
光學名人
陳俊亮

陳俊亮,通信與電子系統專家。浙江寧波人。

個人簡介

陳俊亮,雙院院士、通信與交換系統專家。1933年10月10日出生。1955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電訊系,被分配到北京郵電學院。1961年獲蘇聯莫斯科電訊工程學院副博士學位。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原學部委員),1994年當選為第一批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郵電大學教授、程控交換技術與通信網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主任、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信息科學部主任。60年代是有線600/1200波特及無線600波特數據傳輸設備的主要研制者之一。參加“DS-200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研制,建立了程控交換機診斷的基本理論,提出了數字交換網絡的理論模型與測試診斷算法。承擔“DS-3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及“程控交換軟件單元測試系統”等數項“七.五”攻關項目,提出了程控軟件測試與維護新的方法與觀點。90年代在國內率先開始從事網絡智能化的研究,主持研制我國第一套智能網系統,實現了該系統的產業化,并在我國電信網中得到廣泛應用。于1988年2004年及1999年分別獲國家科技進步一、二、三等獎各一次。第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

生平

陳俊亮,院士。浙江寧波人。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通信與電子系統專家,中國通信程控交換技術的奠基人之一,中國智能通信網的開拓者。1933年出生于浙江寧波。20世紀60年代為有線600/1200波特及無線600波特數據傳輸設備的主要研制者之一,擔負研制我國第一顆“東方紅”號衛星的無線信道數據傳輸系統研究任務,獲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獎勵。80年代參加“六五”時期“DS-200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和“七五”期間“DS-3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的研制工作,主要負責程控交換機診斷程序的研制,提出了數字交換網絡的理論模型與交換機的測試診斷算法。90年代在國內率先從事網絡智能化的研究,主持研制我國第一套智能網系統,創造性解決了智能網的體系結構、業務生成、軟件可靠性及過載控制等關鍵技術,實現了該系統的產業化并在我國電信網中得到廣泛應用。共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三次。現從事網絡智能服務領域研究。現任北京郵電大學網絡技術研究院院長,“中國通信”雜志主編。

工作成績

陳俊亮教授在程控交換系統,通信軟件,數字系統故障診斷與邏輯設計方面有很深的造詣,是國內和國際著名通信專家。六十年代為有線600/1200波特及無線600波特數據傳輸設備的主要研制者之一,此兩項成果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八十年代參加“DS 200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研制,獲1988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建立了程控交換機診斷的基本方法。提出了數字交換網絡的理論模型與測試診斷算法。 “七五”期間參加了“DS 30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的研制并承擔“程控交換軟件單元測試系統”等攻關項目.1983年以來,陳俊亮教授在國內外刊物及會議上發表論文170余篇,著有《數字電路邏輯設計》一書。主持的重大科研項目中獲一項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一項郵電部科技進步一等獎,兩項郵電部科技進步二等獎。培養了博士后5名,博士生32名,碩士研究生23名。當前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智能網和程控交換系統,己在863智能網項目中獲得重要成果。

經歷

早年生活

似乎每一個機會,都正好足夠成為釣起下一個機會的魚餌。其實,這更是必然,機會只光顧有準備的人。。 陳俊亮總愛說自己運氣好,每每談到生活中的轉折點時,他會淺吸一口氣,然后以“那時候正好遇到一個機會”作為敘述的開始。有些人認為是巧合,似乎陳俊亮的每一個機會都正好足夠成為釣起下一個機會的魚餌。其實,這更是必然,機會只光顧有準備的人。

1955年從上海交大電訊系畢業后,陳俊亮被分配到北京郵電學院(現北京郵電大學)當老師。22歲的小伙子,脾氣好,愛笑,熱心又勤快,因此很快贏得了教研室所有老師的喜愛。“那時候正好遇到一個機會,國家提出‘向科學進軍’的口號,我們學校就推薦優秀青年教師參加了公派留蘇的選拔考試。”陳俊亮說。當年北郵有十幾個年輕老師參加考試,考上的唯獨只有陳俊亮一個。1961年,他從莫斯科電訊工程學院學成歸國。

對于這段出國深造的經歷,陳俊亮存有深深的感激,因為倘若沒有在莫斯科完整系統地接受通信領域理論和實踐的訓練,他不可能“正好遇到”那個叫“701任務”的機會。

“當時我剛完成‘6401會戰’(研制有線600/1200波特數據傳輸設備),郵電部又下來一個緊急任務,叫‘701’任務,就是為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研制無線數據傳輸系統。”陳俊亮回憶說:“1966年年底我們開始組建隊伍,在這個組里面都是紅衛兵,能帶頭的老師只有幾個。”

“701”任務的技術指標非常高。那個時候,中國無線數據傳輸的誤碼率在最佳狀態下只能達到10-3,即每發送1000個碼就會錯幾個,但是“東方紅一號”卻要求誤碼率至少降低到10-5,也就是說發送10萬個碼才允許錯幾個。技術要求至少提高了100倍。而這提高的100倍幾乎全壓在了負責做糾錯編碼的陳俊亮身上。

科研組里的紅衛兵還只是郵電大學本科的學生,陳俊亮幾乎找不到能和他商量問題的人。在軍宣隊和工宣隊的層層特批下,他終于得以走進了北郵外文圖書館。由于封閉太久,房間的空氣中彌漫著塵土的味道,冬日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空曠無人的閱覽室,桌椅和書架被灰蓋上了厚厚的一層。但就是在這里,陳俊亮發現了兩篇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文章。這是兩篇文章都只是純談理論,但陳俊亮還是大受啟發,隨即提出了一種編碼,叫“差數集碼”(differentsetcoding),又以此為基礎制定了研制“東方紅一號”無線數據傳輸系統糾錯編碼的總體方案,最終順利完成了任務。

1970年4月24日,“長征一號運載火箭將“東方紅一號”人造地球衛星發射升空,標志著中國進入了太空時代,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有能力發射衛星的國家。

送走了人造衛星,實干家陳俊亮又開始造電視機了。“人家買電視機,我們買不起,挺眼紅,就自己做。跑到舊貨攤去找舊線圈廢物利用。”說起早年造電視的經歷,陳俊亮笑得前仰后合,顯得有些驕傲:“我從9寸的開始做,最高成就是做成了一個16寸的電視機,除了顯像管是走后門找別人買的,其他部分,包括外面的殼子,都是自己做的。”

改革開放第一年,陳俊亮又一次“正好遇到一個機會”。作為中國首批赴美留學的五十名訪問學者之一,他得以進入美國著名的加州大學學習,師從名家,眼界大開。

“美國那時候比我們先進得太多。坦白講,他們做的課題我們在國內想都沒想過。”留學美國給陳俊亮帶來的最大收獲是開拓了思路,讓他看到了人家怎么搞科研,人家怎樣想問題,人家怎么組織討論。他經常去聽美國同事的討論會,以此來了解當下通訊領域的前沿問題大概是哪些。他也很注意學習別人申請科研項目的方式,看他們怎樣向公司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寫提案。

“我原來在國內搞科研,項目都是國家讓我做的,是一個非常封閉的環境。”陳俊亮回想說。“直到那時想法才變得開闊了起來。”這種學習,讓他開始用批判的眼光審視國內的科研環境,對自己的要求也從“完成組織指派的任務”,上升到“通過調研提出科研提案”。

遭遇困境

從1960年美國貝爾系統試用儲存程式控制交換機成功,到1970年法國設立世界上第一部程控數位電話交換機,在發達國家,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迅速地取代了機電式,且技術越來越成熟。而直到1981年陳俊亮歸國時,中國普通電話仍舊全是老式的機電制,電話普及率僅有0.3%,遠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為了改變這種落后的狀況,郵電部門決定上馬程控電話交換機項目。 由于早在1975年陳俊亮就成功做出過100門的小型程控式交換機,因而從美國回國后,他立刻率領北京郵電大學的科研人員與郵電部上海第一研究所合作,研制中國第一臺“DS—2000程控數字市話交換機”。DS—2000后來獲得了1987年郵電部科技進步一等獎和1988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郵電部上海第一研究所曾經想把DS-2000轉產,可受資金短缺的限制,該交換機只生產了幾臺,其中有一臺還裝進了中南海。最后由于后續改進跟不上,產品穩定性差,這幾臺交換機都只有拆掉了事。榮獲兩項大獎,填補國內程控交換技術空白的DS-2000程控數字交換機最終也沒能形成產業。

“上世紀80年代末期我還做過一些軟件系統,主要是用來保證程控交換機軟件的可靠性和印刷電路板可靠性的測試診斷系統,但是這些東西最后也都沒有產業化,我不得不說,這十分可惜。”

陳俊亮把產業化的失敗歸結于觀念問題。“那個時候學校是這樣的:拿著任務,拿了一點錢,就開始干,干完了,成果鑒定了,就算完事了。沒有人覺得這個成果一定要派上用場,都沒有這個思路和觀念,還是純學院式的想法。”

陳俊亮對北京郵電大學有深深的歸屬感,這種歸屬感甚至已經融化在他的語言之中——談科研時每當用到“我們”這個詞,他十有八九指的是他的大學。比起個人作為科學家獲得的榮譽和獎勵,陳俊亮更追求北郵的利益,更熱切地想改變北郵的科研環境和純學院式的觀念。

在科研成果連續產業化失敗后,陳俊亮花了一年多時間考慮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下一步做什么?還要不要繼續做交換機?”他感覺在與郵電部上海第一研究所合作的過程中,北京郵電學院總是充當配角,不僅分得的研究資金和付出的勞動不成比例,而且沒有自主權,很多主意或想法都不可能實現。“怎樣才能當主角?怎樣才能勞有所獲?怎樣才能獲得自主權?”他又回到了提問,再自己回答的語式:“只有自己干。”

“這幾個(交換機的)項目失敗了。那么,人撞了南墻就要回頭。我覺得我們要吸取教訓。”陳俊亮意識到,在學校里想做大型硬件設備基本不可能,反而是做軟件比較有優勢。一方面軟件投資比較小,另外做軟件需要的絕大部分都是腦力勞動,校園里的老師和學生都是很好的腦力資源。

經過一年多的調研,到1992年,陳俊亮的思路漸漸明確。正好,1993年3月,在陳芳允葉培大等幾位著名科學家的建議下,863計劃(中國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新增了通信技術主題,次年,陳俊亮即以他新選定的想法向863計劃提交了科研申請。

評論

近五十年的教師生涯,使陳俊亮說話時特別愛用設問句:提出一個問題引起聽眾思考,停頓兩三秒再公布他自己的答案,讓聽的人頗有醍醐灌頂的感覺。而“科研成果能不能派上用場”、“市場能不能接受”,恐怕是他最常問自己的問題。不過,誰也不能否認,無論是想的事、說的話,都顯示出他有一顆年輕人才有的心。

陳俊亮現任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郵電大學網絡與交換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投身電訊的50年,也正是中國通訊事業由緩慢起步到飛速奔跑的50年。

他曾經是中國第一顆衛星“東方紅一號”的通訊糾錯大師,中國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的研制者,也是中國智能網的創建人。從被動完成組織任務,到通過調研主動提出科研提案,再到將科研成果產業化,陳俊亮早已不單是關在實驗室里的研究員,而成為了真正積極改變人類生活的科學家。

當我國第一顆衛星載著你主持研制的無線數據通信設備飛上藍天時,你把功勞推給了同事。當你被授予“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時,你把鮮花捧給了老師。當你參與研制的國內第一臺數字程控交換機問世時,你這位教授卻把學生推到了前臺。

在你的人生字典里,寫著一個大大的“謙”字:留蘇回國,你悄悄揣起了副博士證書,一頭扎進實驗室,成功地研制出數字系統邏輯設計和數據傳輸系統,讓中國步入先進行列。

訪美歸來,你默默地收起了國外大學的邀請書,挑起了國家重點科技攻關項目,先后研制了“DS——30中、大容量程控數字市內電話交換機診斷系統”和“程控交換機數字型印制板測試診斷系統”,一次次填補了國內空白。


版權信息:長春市金龍光電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 聯系電話:0431-81702023 | 網站備案號:吉ICP備07002350號-1 | EMAIL:[email protected]
35选7中奖号码